第一部 断龙台 第三十六章 元凶

阅读量:39ZZ故事网

导读:一轮朝阳从地平线上跃出,带着一股锐气冲破了笼罩城市的薄雾,温暖的阳光穿透破碎的窗户,照在众人身上,宇文不由抬起手,遮挡着刺眼的光线。  刘天明见顾青仍站在宋巧稚消逝的地方,哭得梨花带雨,心有不

第一部 断龙台 第三十六章 元凶

    一轮朝阳从地平线上跃出,带着一股锐气冲破了笼罩城市的薄雾,温暖的阳光穿透破碎的窗户,照在众人身上,宇文不由抬起手,遮挡着刺眼的光线。

  刘天明见顾青仍站在宋巧稚消逝的地方,哭得梨带雨,心有不忍,走上前去递给她一方手巾,宽慰道:“不要太伤心了,你姐姐虽然命苦,好在沉冤得雪,这两个害她的男人也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现在可没到说这个的时候。”宇文的表情却依然没有放松,“顾青,还记得蒲远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吗,杜听涛贪污工程资金的证据并不在他那里,另有一个人以此要挟了杜听涛,从他那里拿走了一千万。”

  “这事很重要吗?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刘天明不解地问道。

  “我总觉得在我们的身后,躲着一个人。”宇文习惯地想去挠挠头,却只摸到硬邦邦的头盔,“杜听涛并不是帮助我们的道家高人,他只是不知从何处学来一点基础的道家修身吐纳,想借此抵抗每夜都会来临的噩,也就是说,那位道家高人始终没有露面,可他为什么要避着我们呢?”

  刘天明也皱起了眉头,说:“你的意思是……他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许……他就是那躲在背后敲诈了杜听涛的人?”

  “我不知道这后面是否有联系,只是觉得很奇怪,另外,不知顾青你注意到没有,腾龙大厦里先后出现的上古魔兽,好像和龙王的复生并没有关系,而且……它们的每次出现,似乎都在你的周围!”

  正用手巾拭去泪水的顾青又被宇文的说法吓了一跳:“不会吧?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浑沌和凿齿最初都是在你的办公室里出现的,而猰狳,却是出现在你的中!”宇文极严肃地说道。

  “难道这些怪物的攻击目标其实都是顾青?”刘天明也被宇文的推论吓了一跳。

  “不是没有这个可……”话还没有说完,宇文突然啊地叫了一声,顾青和刘天明顺着宇文的目光看去,也顿时目瞪口呆。

  不知在何时,浑沌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么巨大的家伙,怎么可能毫无动静地在三人的眼皮下消失呢?就算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宋巧稚那边,浑沌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跳窗逃跑了吧?

  宇文心念一闪,一下警觉起来,呼地一下就将自己的虚灵金枪拉了出来。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对顾青说道:“赶紧想想,那三条上古魔兽出现前,你都和谁有过接触?这人不是来帮我们的,他是来收回自己放出的怪物的!”

  被宇文这么一提醒,顾青的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一连串场景,她越想越觉得可疑,终于缓缓吐出两个字:“陈词!”

  “啪……啪……”一个矮胖的身影慢拍着手,从一面断墙后绕了出来,由于逆着光,面目一时还看不清楚。

  宇文把枪一横,护住了顾青。

  “顾主管真是冰雪聪明。”那人又走上前几步,终于在阳光下露出了脸,果然就是陈词!但在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往日常见那唯唯诺诺的懦弱神情,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派极威严自信范。

  顾青从宇文肩后探出头来,既生气害怕地说:“没想到真的是你!我第一天到腾龙大厦,为我安排办公室的不就是你吗?那暗藏着浑沌的书架一定是你早就安置在那里的!后来,我向你要车,那辆白色桑塔纳也是你为我准备的,没隔多久,猰狳就现身在我的车上!凿齿出现那天下着大雨,你是最后一个到我办公室来的人,而且,你还在我办公室里留下了一把雨!”

  宇文沉声续道:“借物附灵……你果然是深藏不露,我也看走眼了,竟没发现身边还有你这么一位高人!浑沌应该是被你以符兽之术控制,收去了吧?”

  陈词微笑不语,并没有反驳宇文。

  宇文摇了摇头,说:“顾青与你无怨无仇,刚到腾龙第一天,你就处心积虑要杀害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我与顾青在腾龙总部共事一年,她的脾气我还不清楚么?杜听涛的破事别人不敢管,她可会一查到底,我刚从杜听涛手中拿到第一笔钱,正要乘热打铁再逼他多吐一些出来,要是由着顾青将旧帐掀开,我哪里还有机会要挟杜听涛?”

  “原来勒索了杜听涛一千万的人,就是你!你为了一己私利,竟然狠心到这个程度!”刘天明一下明白了,“宋巧稚寄给蒲远的那份证据就是被你截了下来?”

  陈词嘿嘿冷笑,“我可没有那么先知先觉,腾龙总部搬过一次家,宋巧稚寄给蒲远的信件写的还是老地址,被邮局返还了回来,那时候宋巧稚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便代拆了信件。”

  “哼,你一看有机可乘,便借此要挟杜听涛!是么?”宇文满面怒容,“顾青只不过有可能妨碍你的生财之道,你就一心想除掉她。想你也是修行之人,未必不知钱财乃身外之物的道理,金钱对你就那么重要?”

  “修行……哈哈,修行又换不来真金白银,就象你这般身怀五行绝技,还不是一样要为稻粱谋,求我给你一个职位。莫忘了,你进腾龙公司,还是我做的主考官。可惜那时候看不出你的底细,坏了我的大事!”说到这里,陈词突然目露凶光,盯住了宇文。

  宇文与陈词的目光对视,周身竟感到一阵凛冽,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似乎蕴含着不为人知的强大力量。

  其实最惊讶的还是顾青,与当年和自己同事的陈胖子相比,现在的陈词简直有天壤之别!她完全想不到,这个总是在上司面前满脸谄笑的家伙,竟会毫不留情地想杀害自己。一想到自己曾经多次与陈词单独在一起谈话,陈词总是不动声色,谈笑自如,心中却早已将自己当成了死人,顾青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下升了起来。

  “你先后布下纯阳困兽符和混元水龙阵,我……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暗中帮助我们呢……”顾青颤声说道。

  “帮你们?我不过是没有料到浑沌会被龙王附体,脱离了我的控制,才接连布下符阵,想重新收回浑沌。我年轻时习得符兽之术,跋山涉水走遍神州,耗费了十年光阴才寻得这三只上古魔兽,怎能轻易放弃?”

  听陈词所言,宇文不由有些动容,“上古魔兽百年不遇,你居然凭一人之力就找到三只,还统统收为符兽为己所用,也是大不容易了……你若是生于乱世之中,必然大有用武之地,恐怕就是封王称侯也说不定……”

  “乱世……”陈词眼中竟有些茫然,“我耗尽心血才寻得三只上古魔兽,却不能改变我卑微的命运!我仍然只能在这里做个可笑的小经理,整天跟在几个老总的屁股后面,为了那几文钱的工资溜须拍,阿谀奉承!在这个时代,符兽之术就如屠龙之技一般无用!”说到最后,陈词有些激动起来。

  “你所希望的改变命运,就是想靠魔兽的力量来换取金钱吗?”顾青并不能理解陈词的所作所为。

  “哼!象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小姐,哪里懂得什么人间疾苦?不要将我和杜听涛那个混蛋相提并论,他贪污了这么大一笔工程款,与其让他拿去挥霍,还不如交给我,我不过是想利用这笔钱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陈词极轻蔑地望了顾青一眼,不屑再与她多说。

  刘天明心头火起,不禁怒喝道:“谋财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要害命!顾青这样一个弱质女子,你也忍心下得了手?”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因为顾青而错过这次机会,只怕我这辈子再也无法拿到这么多钱。”陈词冷冷答道。

  宇文心中突然一凉,陈词本来隐藏得极深,现在却毫无忌惮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看来他是存心不想再让宇文等人活着出去了。

  “猰狳、凿齿都被你们所害,浑沌也是遍体鳞伤……这笔帐,我们该算算了。”陈词额角上渐渐青筋暴凸,不再与宇文多说,双手一合,左手握住右腕,右手二指执一张黄符,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面对陈词,呼吸有些絮乱的宇文心中也是异常的紧张,陈词这样老谋深算的人,如果不是对打败二人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轻易露面的。可离开附体龙王的浑沌没有眼睛,又不能在阳光下出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实在看不出他有何胜算。宇文不敢妄动,只在手上做足了防备。

  “哪这么多废话?”在一旁早就想动手的刘天明两步就冲到陈词面前,势如猛,一出手就抓住了陈词执符的手腕,顺势便要向后扭。对付怪物刘天明不敢大意,对付一个普通人,他倒是有九分把握。

  谁知刘天明用力一拉,陈词的手腕竟是纹丝不动!刘天明反倒被自己的力量拽了个踉跄,他顿时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

  刘天明立刻放开陈词的手腕,侧身飞起一脚直踢陈词的后脑,陈词并不躲闪,只将左手臂向肩后一翻,稳稳地挡住了刘天明的飞踢。刘天明只觉得自己仿佛踢中了一根铁棍,足尖顿时隐隐生疼。他退开两步,开始后悔自己低估了这个家伙,有些犹豫该如何再次进击。

  就在此时,陈词手上黄符噗地一声燃了起来,他极快地在空中划出一个篆字,口中大喝一声:“疾!”

  刹那间,一团黑雾从天而降,不到两秒,整个二十三层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宇文心中暗叫不妙,难怪陈词这般信心十足,在这样的黑雾笼罩中,陈词要是放出不依靠眼睛寻物的浑沌,变成瞎子的可就是宇文他们了。

  刘天明虽然也有些心慌,却并没有乱了手脚,他立即探手在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心中回想黑雾出现前陈词所站的位置,用力掷了过去。

  不出所料,石块直飞了出去,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宇文此刻心中所想的,却是刚才顾青所站立的位置,他不敢大声喊叫,怕被陈词听见,只好蹑步小跑了过去,未曾想才跑出几步,一股腥风便迎面扑来,陈词果然又将浑沌放了出来。宇文心中一急,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小心浑沌!快找掩体!千万不要露出身子!”

  话音未落,宇文的胸口便被重重地揣了一脚,他的叫喊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陈词已如疾风般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一脚又准又狠,踢得宇文呼吸一滞,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起来,宇文忍着痛,左手一挥,虚灵火出现在手中,无奈黑雾过于浓密,偌大一团火球也不过只能照亮宇文周身三步的距离。火光下,并未看见陈词的身影,宇文只觉得四周的黑雾犹如黏稠的泥浆,自己身陷其中不能抽身。

  突然,顾青的一声尖叫从前方传来,是遇到浑沌了?宇文心里一慌,正要赶过去,身后却有人倏然飞身而出,宇文还来不及回头,半块碎砖便狠狠地砸在他的太阳穴附近,宇文的耳朵里嗡地一声,鼻腔内一下润热起来,鼻血汹涌而出。他大叫了一声,翻滚着摔了出去。陈词下手着实狠辣,要不是有铁盔保护,这一下重击足于将宇文当场击毙。

  宇文手中火光一灭,陈词也同样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轻哼了一声,并未追上前去,而是就地盘腿坐下,开始全心等待浑沌出动。

  那边厢的顾青在听见宇文的叫喊时,就立即蹲下了身子。顾青也曾经听宇文说过,浑沌是用风来定位目标的,她正在盘算一旦有劲风吹过,就马上逃开,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靠了过来,顾青受惊尖叫后,才发现那是已经苏醒的玄罡。

  玄罡昏迷了很久,总算勉强恢复到断骨再续,可力气还没复原多少,凭气味找到顾青后,却不得不靠在顾青身上喘息。顾青抱住它的脖颈,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但玄罡略作休息,便又挣脱顾青的手,咬着她的衣袖向外拖。顾青不知它究竟要做什么,也只好蹲在地上跟着玄罡慢慢向前挪动。玄罡凭借自己的灵敏嗅觉,小心绕开游荡的浑沌,将顾青带到了墙角,接着奋力用头将两个空文件柜推顶过来,挡在顾青身前。顾青这才明白,玄罡是为了保护她,即使现在浑沌用大风探测,也无法发现顾青了。做完这一切,玄罡好不容易聚集的一点力量又耗尽了,它再也站立不住,又一次晕倒在顾青的身边。

  顾青蜷缩在墙角,自己暂时没了危险,可对宇文和刘天明的担心却又多了一分,刚才宇文突然大叫了一声,就此再没了声音,也不知他现在究竟如何了。顾青心中七上八下,只恨自己没有泾河龙王那样的神通,猛吹一口气,也可将这重重黑雾吹散了……

  浑沌受命陈词优先攻击宇文,它便在这一层内四处游荡,不时吐出劲风探测众人的位置,可四面八方都扫荡了一遍,别说宇文,就连顾青和刘天明都没了踪影,只剩一个在黑暗中手舞足蹈的人,却是疯子杜听涛。

  陈词见浑沌久久没有动静,也微微有些急躁起来,现在天已经亮了,如果时间拖得太长,第一批来大厦上班的员工就会出现在楼里,那样必然会增加无谓的麻烦。想到上班,陈词心念一动,莫非这些家伙都躲在破碎的办公家具后面?意随心动,浑沌一下从地上弹起来,倒贴在天顶上,张开大嘴从上向下猛吹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浑沌立刻察觉到有一人弓身藏于半堵断墙之后,而且头上戴着铁盔,浑身铠甲齐全,宇文一直未解开铁铠,不是他还能是谁?浑沌低嚎一声,如天降雷霆般直直向宇文扑去!

  陈词近身操控符兽,浑沌的感觉对他来说却是感同身受,眼看浑沌的利齿距宇文已不过两尺,宇文却仍未察觉,依然纹丝不动,陈词的嘴边不由浮起一个微笑。

  喀嚓!浑沌一口便将宇文连着铁甲拦腰咬去一半,可预想中的惨叫并没有响起来。陈词惊诧之间,才察觉那副铁甲中竟是空的!陈词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虚灵金枪突地从地上一堆碎砾中穿透出来,顿时从浑沌的头部下方斜刺了进去,浑沌立即惨嚎连连。

  只穿了贴身布衣的宇文一下从碎砾中站了起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诱敌之计。就在被陈词偷袭受伤后,宇文匍匐爬行到这半堵断墙前,手中突然摸到一个断成两截的大衣架,宇文便悄悄将全身铠甲脱了下来,又一件件挂在大衣架上,铁甲质硬,不会软塌,若不细细去看,倒真的象一个人半蹲在地上。宇文又躺在地上,将碎砾堆积覆盖全身,只等浑沌袭击假人,便可借机反击。

  陈词没想到会中了宇文的计谋,倒伤了浑沌,胸中一下怒火熊,立即循着浑沌惨叫的方向奔去,可他还没跑到浑沌身旁,又陡然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正是刘天明,他一直躲在办公桌下观察动静,是听见宇文从瓦砾间起身时的响动,以为是顾青,才循声跟了过去,谁知黑暗中却撞到了陈词,陈词体胖,极易分辨,他二话不说,一拳便向陈词面门捣去。陈词功夫其实高出刘天明不少,但现在浑沌受难,他哪里还有心思与刘天明纠缠,顺手格开刘天明的当头一拳后,也没想到要反击,只顾着继续向前跑。可刘天明又哪里会轻易放过陈词,只管对陈词拉拉扯扯,偏不放他离去。刘天明曾经在平日训练中特意练习过在完全没有光照的情况下辩音搏击,现在的情况反倒是对他有利了,居然可以和心神不宁的陈词斗个旗鼓相当。浑沌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陈词也越发地心慌意乱起来,宇文之前对他百般羞辱,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若是浑沌再折损在宇文手中,他二十年来苦苦寻找上古魔兽的一番心血就要付之东流了。

  宇文一枪刺中浑沌,便用力搅动金枪,浑沌纵是强悍,也受不了这等痛楚,惨嚎中猛地一扬头,硬将宇文的金枪扯得脱了手,转身就想逃开。宇文早就知道浑沌会仓皇逃窜,金枪脱手之前就在枪尾上挂了一个虚灵火球,浑沌带着长枪后退,层层黑雾中,那火球就如黑夜中的一点星光,向宇文指示了浑沌头部的位置。宇文再不愿错过机会,手中七尺大枪一晃,奋起全身力量向那点星光投去,只一瞬间,金枪便呼啸着射中浑沌下腭,贯脑而出!

  浑沌头部被宇文重创,陈词只觉得掌中一麻,符兽之术一下失灵,浑沌突然不再受自己控制了,他心中暗叫不好,面前的刘天明偏又一拳快过一拳地打来,自己若还是在黑雾中格斗,恐怕就连刘天明也打不过了。不得已,陈词单手接招,另一只手飞快地划出一串符文,被迫将黑雾收了。

  黑雾渐渐淡去,目能视物的陈词一下凶狠起来,三两招就将刘天明逼得连连后退。刘天明正难以招架,忽然听见宇文一声高呼:“小心,浑沌来了!”

  听见喊声,陈词和刘天明同时往宇文那边望去,见到的却是浑沌有如惊涛骇浪般向二人扑来,浑沌头部被宇文金枪刺穿,已处于癫狂状态,就连自己的主人陈词也不认得了,只顾着张开大口向纠缠中的二人冲去。

  陈词见势不妙,一把甩开刘天明,转身向后跑去,刘天明慢了半拍,起步晚了一点,浑沌利齿已经冲到了他的背后。

  千钧一发之际,宇文要想出手也来不及了。刘天明的脑海中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就算跑不掉,也要拉陈词来垫背!

  说时迟那时快,刘天明猛地一矮身,伸腿向已跑到自己前方一步的陈词绊去,陈词没料到刘天明会来这么一招,一下被绊了个前扑,头朝下摔了出去,双腿却高高地扬了起来。

  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追上来的浑沌拦腰一口咬住了半空中还未落地的陈词!

  噗!咔!随着耳边响起的奇怪声音,仰躺在地上的刘天明只觉得眼前一红,漫天都是溅射的血珠!

  “啊……”极凄厉的惨叫声完全不像一个人类所能发出的,陈词的上半截身子落在了地上,连续翻滚了好几圈,地面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

  宇文的第三支金枪这时才飞了过来,给予浑沌最后一击。浑沌头上连插了三支金枪,终于坚持不住,如一座山峰般倒了下来,口中还咬着陈词的下半截……

  刘天明想从地上爬起来,两腿却是浑然无力,再加上地上全是黏滑的血迹,他连试了两次,也没能站起来。此刻刘天明的大脑中却是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敢相信,就那么一瞬间,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打了个转。

  宇文慢慢走到陈词的半截身子前,陈词居然还没断气,双眼直直地瞪着宇文,口中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宇文蹲下身去,才听见陈词是在说:“你究竟是何来历?说来让我死个明白。”

  宇文见陈词这等惨状,终不忍再隐瞒,俯身在陈词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陈词先是一呆,随即狂笑起来:“哈哈……原来是别离先生的高徒,不冤!死得不冤!哈哈……”笑声突然一顿,气绝身亡。

  初升的朝阳下,混乱的二十三层终于安静了下来,浑沌的巨大尸身正如所有的符兽一样,象一张燃烧的黄符,渐渐化成了灰烬。

  一心图谋东山再起的杜听涛此刻正抱着头蜷缩在角落,他将被看不见的幻觉追逐一生。

  一手独掌腾龙大权,正准备在股市上覆雨翻的老总蒲远,也已抛下他来之不易的一切,静静地躺在了地下。

  至于这个深藏不露,曾为寻找上古魔兽费尽心血的道家高人陈词,最终却也没能躲过魔兽的反噬……

  宇文不由感慨万分,轻声念诵了一首山坡羊:

  “晨初叫,昏鸦争噪。哪个不去红尘闹?路迢迢,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推荐阅读:
  •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引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某个夏天,中国西北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烈日当空,黄沙漫漫,无情的沙尘暴刚刚将一座沙丘改变了位置,原本被沙丘覆盖的地面上,显露出座座高大的骨架,那可怖的骨架,连带着附…

  •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一章 拍卖疑云

    时间过去了大约半个世纪!  盛夏时节,一场迟到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正在北京东三环一座五星级大酒店内举行。主办者华宝国际拍卖公司,从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实行开始,每年举…

  •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二章 老K

    广州珠江边的一间茶馆中,南国的暑气正盛,唐风独自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品着一壶龙井。在深圳接到梁云杰的电话后,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唐风顾不得休息,立马乘车赶到了广州。  唐风看看手表…

  • 第五部 死亡大结局 尾声

    往生海的水涌进了地下宫殿,要淹没这里的辉煌,也要埋葬肮脏的一切。叶莲娜扶着受伤的韩江向外走,唐风想去抱梁媛的尸体,但是地下宫殿的晃动越来越猛烈,叶莲娜冲唐风大叫道:“快走!唐风!”…

  •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三章 羊城追凶

    第二天一早,图书馆刚刚开门,唐风、赵永和蒋一民便一起赶到了图书馆,蒋一民叫来图书馆的管理员,打开了七十一号存包柜,唐风和赵永定睛一看,存包柜内,空无一物,紧接着是七号存包柜,里面依…

  • 第二部 遗失的1964 第一章 神秘电话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唐风从睡梦中惊醒。他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漆黑的病房内,兴奋地闪烁着蓝光。墙上的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半。这个时间,谁会给自己来电话?唐风拿过手机…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长篇鬼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第一部 断龙台 第三十六章 元凶》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