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物语

阅读量:91ZZ故事网

导读:办公室我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在局机关某科室上班。科室共有六名同志,老李是科长,大张、大刘是副科长,小赵、小谢和我是科员。显然,我是一名小字辈

机关物语

  办公室

  我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在局机关某科室上班。科室共有六名同志,老李是科长,大张、大刘是副科长,小赵、小谢和我是科员。显然,我是一名小字辈。科室的领导分工是十分明确的。大张分管小赵、小谢,大刘分管我。大家挤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办公,看上去比较热闹。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我深深地感觉和体会到办公室政治的力量和学问。

  我发现,办公室里每个人所坐的位置都与自己的身份有关。你坐在什么位置,我坐在什么位置,那不是随便的,是十分讲究的,或者说是没有选择余地的。科长与副科长的办公桌都安排在办公室靠里面且挨窗户的位置,这个位置光线好,看到外面的景,当然,视野最为开阔的是科长的位置。比我早来机关上班的小刘、小谢的办公桌安排在中间靠墙的位置上,看上去也不错,不过,光线显然差了一些。我的办公桌安排在靠门口的位置。我看得出,这个位置是最差的一个位置,人们进进出出都要在我的眼前晃过。而且,有了敲门声,由我喊请进,或者由我给人家拉开门,把客人让进来,但我毫无怨言。我很快就明白了,在机关工作,是讲求先后次序的。谁先来了,可以用耐心等来一个好位置,谁当上官了,可以用权力争取一个好位置。你是后来的,又没有当上官.自然要接受一个最差的位置,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想,我能来局机关上班就是万幸了。现在,毕业的大学生多的是,有多少人刚毕业就能够到机关来上班?我得珍惜自己的位置。

  大家发言是有固定顺序的。比如,大家坐在一起开会。先开口的是科长老李,接着是副科长大张、大刘,然后是科员小赵、小谢。我排在最后一名。科里没有任何有文字记载的东西明确这一顺序,也没有任何人提到过这一顺序。但是,这个顺序被严格地执行着,雷打不动。有一次在开会时,我忽然接到电话,得知有急事,需要尽快离开。我对科长老李说,我有急事了,能不能让我先发言‘。老李说,既然有事,就不用发言了。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不识时务。发言的内容并不重要,而约定俗成的发言顺序是十分重要的。由此,我感觉到了机关按资排辈的顽强力量。

  科里有许多潜规则。比如,在上班、下班时间的把握上,是有惯例的。我在上班的第一天,小谢就告诉我,按科里的惯例,谁是后来的,谁就负责打开水和打扫卫生。同时,负责把科长和副科长的剩茶倒掉。所以,你每天都要早来一会儿,以便提前把这些事情办好。这件事就不要等科长说了,如果那样,你就被动了。我说,没有问题,这是我应该做的。于是,我每天都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十分麻利地将上述工作做完。我知道,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将来再有新的员工来到这里,我会将这些事情交出去。不仅上班时间需要把握好,下班的时间也需要掌握分寸。有一天,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大家却不肯走。我觉得很纳闷,心想,是不是晚上大家有集体活动。于是,我也呆在办公室里,等待科长安排。过一会儿,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离开了办公室,并各奔东西,显然没有集体活动。我赶紧私下问与我同行的小谢:下班的时间早就到了,大家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走。小谢说,只有科长走了,大家才能走。科长不走,大家不能走。这是科里不成文的规矩。你今天才上班,就明白科长的心思,真是不简单呀。后来,我又了解了机关许许多多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没有在任何文件中给予明确,领导在任何时候也不曾提起过,但是,它却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支配着机关的运转。

  汇报工作是有学问的。我发现,小赵、小谢有事情,总是先向副科长大张汇报,然后由大张再向科长老李汇报。一开始,我觉得这样做有些麻烦。我心里很不理解,心里说,小赵、小谢直接向老李汇报不就行了,为何要增加一道环节呢。有一次,我有一项工作需要向科室负责人汇报,恰巧我的分管副科长大刘不在办公室,我就直接向科长老李汇报了工作。老李对我说,你这是越级汇报,是很不好的习惯,要注意呀,这件事我不会同大刘讲的。听了老李这一番话,我恍然大悟。在机关工作,你稍有不慎,就会犯了大忌。很可能对你的前途构成严重的危胁。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越级汇报的错误。

  科里很重视统一步调。我上班不久,科长就召集大家开会。他强调,大家要发扬团队精神。大意是,大家凡事都往一处想。比如,在年终考核的投票打分环节,要求大家对科里的同志打高分。假如在工作中有人出了问题,大家不要张扬,由科长负责处理。如果开展集体活动,大家不要无故不参加。我发现,大家还是很听老李的话的,表现得很抱团。我上班不久,科长就组织大家为我接风。结果大家全来了,一个也不少。科长老李举起酒杯说,我们科组织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晚宴,有三层意思:第一,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你给我们这全团队新增了重要力量。第二,我们要向你这位大学的高材生学习、请教,以后可不要推辞呀。第三,祝愿你事业兴旺,前程似锦。我一听这话,感到很舒服。人家把话说得很明白,也很客气,表明人家很看得起我。于是,大家开始喝酒。由于这是欢迎酒,大家都放开了酒量。喝来喝去,小赵、小谢都喝得躺在沙发上起不来了。科长老李、副科长大张、大刘看上去游刃有余,并无大碍。我天生酒量大,尽管喝了不少酒,但是我并没有乱了方寸。科长对我说,你是好样的。男人没有酒量,那是小男人。在机关工作,喝酒也是工作,没有酒量,好像残废一样。今天你已经通过了考验,你要好好干,将来会大有前途的。听了这番话,我感到卜分高兴。

  我们的科长很讲求工作方法。有一次,科长老李让我草拟一个通知,发布在单位的通告栏内。由于我的大意,没有让科长老李审阅,就急急忙忙地发布了,结果出现了差错。局长找到我们的科长老李,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并问这是谁发布的。我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我想,如果我刚上班就给局长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问题就太严重了。可是,我担心的事并没有出现。科长老李说这是他发布的,一再检讨自己的疏忽。我心里说,我得感谢科长老李一辈子呀。局长走后,科长老李批评了我一通,但是他最后安慰了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不太熟悉机关工作流程,鼓励我尽快进入角色。从这一件事的处理上,我就服了我们的科长,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心想,科长老李对我这样护和支持,我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呀。后来,我接连写了不少论文,都署上老李的名字发表了。老李对我说,你要相信,你的奉献绝不会白费的,我会替你着想的。我明白,科长在局长面前为我说一句好话,就能顶我干一年工作。所以,我是甘心情愿地做这类奉献的。有些人拔一毛而利领导的事都不肯办,还想向领导要这要那,那是断然不行的。

  椅子

  在局机关,每一个人都坐着一把椅子。我们单位的椅子分为多种档次,局长、副局长、中层干部、科员坐的椅子分别为一等、二等、三等、四等。我坐的是一等椅子。椅子的档次与坐在它上面的人的级别紧密关联,这是约定俗成的事。没有任何文件对这个问题进行规定和说明。但是,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却有条不紊地执行着。大家可能对许多事情有意见,但是,对椅子的档次问题从未有人提出意见。这说明大家是有自知之明的,是讲求秩序的。

  我对椅子很感兴趣。我想,世界许多物品与人的命运紧紧相联。椅子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你到一个单位,看看一个人坐的是什么样的椅子,就能大体知道他是一个什么阶别的人物。我坐的椅子是高档的老板椅。我很喜欢这把椅子。当初,总务处长在购买椅子的时候曾征求我的意见。我说,这把椅子很重要,因为它是一种象征。它的档次一定要和我的身份相匹配。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你要想办法看看我的顶头上司坐的椅子。我坐的椅子的档次千万不能超过他的,否则,就会犯了官场的大忌,为我招来麻烦以至灾祸。总务处长经过认真观察和研究,搞清了我的上级坐的椅子的品牌及生产厂家,并进行了详尽的了解,最后在那个厂家订做了一把椅子。当然,它的档次略低于我的顶头上司坐的那把椅子。但是,它的档次依然很高,看起来漂亮、阔气,神气十足。不知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椅子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有时到了家俱店,会莫名其妙地走到卖椅子的地方,饶有趣味地观看着各式各样的椅子,像是欣赏一件件艺术品。如果发现自己喜欢的椅子,心里直痒痒,总想将它买回家。但是,一想到家里不缺椅子,只好痛苦地打消这个念头。然而,有时这个念头是十分顽固的。有一次,我忍不住占有椅子的欲望,加之受到卖椅子老板言妙语的引诱,买F了一把档次非常高的椅子。回到家里,我被老婆狠狠地批评了一通,她说我有神经病,本来家里不缺椅子,却白白花了一笔钱。我说,好的椅子是一种观赏品,放在书房里展览好不好。她说我胡说八道,是吃饱了撑的。最后,她把椅子退了回去。我为此感到心疼不已。

  椅子是机关的一个竞争焦点。在机关,竞争最为激烈的莫过于对职务的竞争,说白了就是对椅子的竞争。椅子代表着级别和职位。为此,大家总是千方百计地为取得更好的椅子而进行锲而不舍地奋斗。在我所在的机关,大多数人的终身目标是将四等椅子换成三等椅子。前不久,四十九岁的大刘竞聘中层干部成功。他大哭了一场。他并不是高兴得哭了,而是想起他多年以来的辛酸和苦闷。他十九岁参加工作,从参加工作那天起,他就梦想着有朝一日当上一名科长。为了当上科长,他努力工作,同时,他千方百计地接近领导,煞费苦心地经营各方面的关系。可是,由于多种原因,他一次次地失去了升职的机会。如今,他的年龄已经到了四十九岁,这是竞聘中层干部的年龄分界线,过了这个年龄,他就永远没有机会当科长了。算是老天有眼,他搭上了升迁的“末班”。我不知道这是喜剧还是悲剧。

  调换椅子是我的一种领导艺术。要想让大家服从你,尊重你,害怕你,充分体现你的权威,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移动他们屁股下面的椅子。我每年都对中层干部进行调整。每一次调整之前,大家都千方百计找我关照。有的想保住自己的位置,有的想换一个更好的位置,有的想升迁。我当然有拍板的权力。每一次调换椅子,我都会拉拢一批人,同时,把自己的眼中钉清理掉。经过换椅子,我的手下都成了自己信任的人,满足了我说一不二的需要。我在调换椅子的过程中,体会到了权力的好处和价值。有一次,一家报纸向我约稿,让我写一篇关于领导艺术的文章。我便写了一篇题为《有一种文化叫椅子》的文章。文章发表以后,产生了很大的反响,读者纷纷写信给我,说我把机关文化描绘得淋漓尽致,生动逼真,实在太精彩了。

  我从椅子中得到了深刻的启示。我觉得,椅子有一种哲学的暗示。想想看,椅子可真够累的。它承受着我肥胖身体的巨大压力,却默默无语、甘心情愿。它忍受着我的屁股在它的身上扭来扭去的,还不时地承受着我排出的难闻气体。它的忍辱负重、甘居人下的品格和默默无闻、坚忍不拔的精神确实值得肯定和学习。其实,更累的应该是坐在它上面的我。为了这把椅子,我花费了20多年的心血,费尽心思,苦心经营。我曾像这把椅子一样,承受着方方面面巨大的压力,我被人家呼来唤去的,即使受到屈辱和伤害,也要表现出高兴和感恩的样子,实在不易呀。这些,我都像椅子一样,默默地忍受了。最后我成功了。然而,要坐稳这把椅子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不得不煞费苦心地创造政绩,树立形象,经营官场,我过得并不轻松。我时常想,要想坐好的椅子,就要发扬好椅子那种精神。我时常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讲述我的椅子哲学:“只有发扬好椅子精神,才能坐上好椅子。”大家说,我讲得太精辟了,太有哲理了。我觉得,我的讲话无计其数,其中许多讲话是套话、废话、官话、不痛不痒的话,这个大家不说,我也知道。但是,我对自己的“椅子哲学”充满了自信。它是我最深刻的人生感悟呀。

  房子

  房子是人生存的基础条件。如今,我已经拥有了许多套房子。有老户型的,有新户型的;有普通式的,有别墅式的;有城里的,有城外的;有民居的,有商住的。不瞒你说,就连我的儿子、孙子、重孙子、重孙子的孙子,以至将来更多后代的住房都有了。我想,房子这东西嫌贫爱富,对于没有办法的人来讲,往往一辈子也可能实现不了自己的住房,对于有办法的人来讲,可以有用不完的房子。这看上去确实有一些不公平。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我曾为住房而努力学习。在小时候,我们家五口人挤在一户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我们哥仨的床是三层的立体床,就像火车的硬卧那样排列。当时,我的父亲教育我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只有学习好了,长大有出息了,才能住上大房子,那么床就不用再分层了。为了房子,我发奋读书,终于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局机关工作。在工作上,我拼搏进取,勇于争先,三十多岁就当上了局长。当上局长不久,我就如愿以偿地住上了大房子。我时常想,局长这个头衔真是神奇呀,它让我的许多梦想变成现实,使我以前认为不可能的事,变得易如反掌。比如房子。想不到,我的住房梦这么快就实现了。对于这一点,连我的儿子都看得十分明白。有一次,我儿子的老师让同学们写出自己的理想。在同学中,有的想当科学家,有的想当作家,有的想当探险家,有的想当医生。我儿子写的是当局长。他的不少同学都嘲笑他,说他的理想太庸俗了。他的老师对大家说,当局长的理想一点也不庸俗,只要这个班的学生将来有一两个能当上局长,他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我喜欢岗位交流。现在对领导干部经常进行岗位交流,正是我所盼望的,因为,我每一次交流到新的单位,按照成文或者不成文的规定,单位会为我买一户大房子。这件事往往不需要我去办,我的手下人就会主动为我办好的。这是他们的聪明所在。因为,我每到一个新单位,我就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他们为我办事,会让我十分高兴的,当然就会对他们产生好印象。其实,单位为你买房子并不是为了给你解决住的地方,而是一种待遇。我不断有房子到手,我可以将房给老人、给子女,可以出租,可以闲置,也可以卖掉。总之,每一处房子都是一笔可观的财富。有时,我心里也有一些过意不去,我当一个小小的局长,凭什么给我一串串的房子。想想看,有些人受了一辈子的苦,连腰都累弯了,可是,他们连一个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处都没有。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呀。

  对于我来讲,选择住什么样的房子是一种策略。虽然我拥有许多十分气派的大房子,但是,我还是住在一处旧房子里。这个房子住了许多年,一个考虑是住习惯了,另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住房属于一种公开的“秘密”。如果你住得太铺张了,人家会怀疑许多事情。再说了,容易引发别人的嫉妒心理,告发你这个、那个的人就会多起来。上级领导来了,与员工座谈,常常也会问员工:你们局长住多大的房子呀。这时,员工总是会说,他住一处很旧的普通房子。想想看,如果员工说,他住面积300多平米的别墅,可气派啦。上级领导会怎么想。如果上级还没有住上这么大的房子,他心里一定会有不平衡感的,或者有一种治一治你的欲望。心想,你这小子真是狂得很,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你了。其实,上级要是真正下力量查一个人,查出问题的几率是非常高的。我也不例外。我不想成为上级重点检查的目标。

  时下,房子成了一些大款用来送人的礼品。在我不当官的时候,我体会不到这一点。听某某朋友说,其亲属收了人家送给的大房子,我还以为是吹牛。当我有了权力之后,才知道这只是很平常的事情。有一次,一位当建筑公司老板的老乡托我给他办一件事。他说,他专门为我的父母设计好了一套房子,房子所处的位置、小区,房子的结构、装修均适合老人,并且说,我的父母一辈子含辛茹苦,如今已经老了,该享享福了。你说说,人家多么会找借口。但是,他的好意被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觉得,我的房子实在够多了,已经不缺少他的一套房子了。

  其实,在商品经济社会,许多看似复杂的东西,其实很简单。比如交易。房子是一种利益,权力也可以带来一种利益。如果你的权力给人家带来的利益比房子本身的利益要大,人家自然就会前来交易。是否接受,在乎你自己。当官真是不易呀,往往面临着许许多多的艰难的选择。当不当贪官就是其中的一种重要选择。那位建筑公司的老板要送给我房子,我要是收下了,我就是贪官了。不收房子,我还是我,一个普通的官。当不当贪官,只是在一念之间而已。我的许多朋友成了贪官,有的还“出了事”,这很令我警醒。其实,依我老婆的意见,要收下这套房子。理由是,别人当局长可以收房子,咱们为什么不能收。我对她说,你看别人收了一百套房子,人家能够保证不出问题。可是,我们可能只收了一套房子就被人家抓住了.当了反面典型。那么,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就会失去的。我老婆说我胆小、无能,干不了大事。我说,那是、那是。其实,胆大的人都是修炼出来的,人家不仅胆大,而且心细,是胸有成竹。自以为是的胆大是靠不住的。当然,用比较便宜的价格来买房子,我是愿意做的。商品房买卖是合法的,至于交易的价格,是由双方之间随行就市而定。我用10万元买来价值100万元的房子,那是因为我能够侃价。

  螃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我这个人的爱好是吃螃蟹。对于我来讲,吃螃蟹无疑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可以说百吃不厌,越吃越上瘾,越吃越高兴。其实,我不说你也可能明白:我的身份并不普通。我是某局的局长。手中有那么一点点权力。所以,我有吃不完的螃蟹。

  我以爱吃螃蟹而闻名。我每次请别人吃饭,总是喜欢点上一盘或几盘上好的螃蟹。我会很有礼貌地给每一位客人递上螃蟹,并报上螃蟹的品名。当然,我也会十分熟练地一只一只地吃着螃蟹。我吃得津津有昧,还不时地赞赏一番。如果有人不得要领,我还会加以指点。所以,我每一次请客,都会让客人感受到吃螃蟹的技巧和艺术。当别人请我赴宴的时候,总是事先准备了螃蟹,而且很讲究。这样,我只要参加宴会,十有八九能够吃到螃蟹。这正是我所希望的。由于我对螃蟹很感兴趣,所以在平时就看了大量有关螃蟹的资料,学到了不少有关螃蟹的知识。所以,当我吃螃蟹吃得高兴之际,我就发表一番关于螃蟹的见解。每当这时,大家都纷纷称赞我有学问,吃也能吃个明白,是一个求甚解的人。这话我很爱听。时间长了,就形成了一种惯例:每当我参加宴会时,大家总是让我讲上一段关于螃蟹的知识或故事。这时,我便慨然应允,我一边吃,一边讲,偶尔喝上一杯酒,感到十分惬意。有人送给我一个螃蟹鉴赏家的称号,我心里十分高兴。但我表示拒绝这个称号。我想,螃蟹鉴赏家的称号听起来很高雅,但是,这是与吃有关的雅号,还是不要叫出去为好。因为,我是一个领导干部,需要注意形象和影响。

  我常把螃蟹作为一种公关的工具。我知道,在官场上,升职永远是最重要的,而吃螃蟹只是一桩小事情。所以,我总是将得到的最好的螃蟹送给我的上级领导。对于送给上级的螃蟹,我会进行专门的研究。对于哪种螃蟹好吃,哪种螃蟹有保健作用,哪种螃蟹有特殊寓意等等,我都弄得一清二楚。同时,对于上级领导爱吃哪一种螃蟹,我也会弄得十分明白。因此,我给上级领导送螃蟹感到驾轻就熟,十分老道。在送螃蟹的同时,我还会送点别的。有时,表面上是送螃蟹,实际上是送贵重物品。比如,黄金宝石,玉石,古玩,字画等。送礼看上去很简单,其实不然。你得能够找到人家的家门,你送去以后人家会相信你,你送上了东西不会让人家感到害怕,不会让人家感到唐突,不会让人家感到不好意思和尴尬。这就是学问。我爱吃螃蟹,也顺便给别人送一点,大家对此十分理解,也很自然。送礼实质上是联络感情。感情这东西就在于不断沟通,即使是父子关系,兄弟关系,你若不联络,也会变得生疏起来。上下级的关系是多么的重要,这已经是常识。你不加强联络,想坐享其成,那是不可能的。现在,上下级的关系很微妙,工作关系就不用说了,这是表面上的关系。如果你与上级只停留在表面上的关系,那么说明你不重视或者不太擅长公关,也说明你在官场上较死板,缺乏必要的手段,发展的潜力不是很大。或者说,你能否保住你的位置都是一个未知数。如果你与上级发展了私人关系,就大不一样了。其实,大家都是俗人,大家都是感情动物,需要用一些俗物作为媒介,拉近关系。螃蟹是俗物,它可以作为联络感情的工具。我送了礼,它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常常超出我的想象。其实,你对送礼嗤之以鼻的时候,说不定你刚刚给别人送了礼。

  我提拔了许多爱吃螃蟹的人。不是因为有人与我有相同的爱好,我就提拔了他。主要是因为,共同的爱好是一种沟通的媒介。你说说,我们单位的职工有四百多人,我哪有那么多的精力进行一一了解。如果你爱吃螃蟹,你就会与我有了共同的语言,就能得到有效的沟通。比如,我们单位的小苏,平时默默无闻,在我的印象中根本不知道有这名员工。他很爱吃螃蟹,对螃蟹也很有研究。他托我老婆的一个亲戚,邀请我吃螃蟹。我想,人家了解我爱吃螃蟹,对我很尊重,再说了,老婆发话了,让我给他这个面子。于是,我便答应了他的宴请。他安排得十分妥帖,十分精细,对我的一些习惯了如指掌,令我卜分满意。他说话也很得体,有板有眼,分寸把握得也比较好。通过这次吃螃蟹,我发现他是一个人才。于是,不久我就提拔了,他。有一次,我们单位的小楚交给我一篇关于螃蟹的论文,说是根据我的观点写的。我一看,写得真不错,文笔老道,有理有据。其中是有我的观点,但更多的是小楚的论述。小楚以我的名义把文章发表了。我想,小楚文笔不错,还很懂事,而且用心良苦,我就把他调到了办公室当秘书。通过一段时间的培养,把他提拔起来了。有人说,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一顿饭,一篇论文就能打动你,说明你很实在。其实,我很清楚,某些领导把官职当成了商品,你想要得到提拔,他会开出明码实价,而且价格不断提高,你没有充足的钱就不好使。我很看不起这样的人一

  我从螃蟹身上得到了可贵的启示。我做过试验,将许多螃蟹放在背篓里,即使不盖盖儿,螃蟹也不会爬出来。原因很简单,螃蟹之间相互钳制。当一个螃蟹向上爬的时候,其它螃蟹便纷纷用螯足抓住上面螃蟹的附肢,直至拉下来为止。这样不断地重复着,谁爬高了,谁就被大家拉下来,结果是谁也爬不出去。我不知螃蟹为什么有如此强烈的嫉妒之心。假如螃蟹换一种思维方式,一个个按顺序往上爬,区区小篓哪里能挡住螃蟹,那么结果肯定是另一种样子。可螃蟹终究是螃蟹,它们的不合作的态度,使它们同归于尽。

  我常将我的观点讲给大家听,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大家都说我是一个哲学家。我时常想,螃蟹虽然很普通,但是,到了我这个局长的手中,它就变成了一种艺术,一种文化。也许在螃蟹的身E,有更多的学问等待着我去开掘。对此,我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洗浴室

  我批了不少的银子建造起了机关洗浴室。大家都说我为群众办了一件实事。我想,这是我这个当局长的应该想到的。洗浴室建造标准是很高的,模仿的是高级洗浴馆。它宽敞、大气、明亮,洗浴的设施、功能齐全且比较先进。特别是在淋浴喷头的设计上,体现了一个大单位的实力和气魄。它调控灵活,出水量大,淋起来就像瀑布一般,那感觉是很爽的。想想看,如今有一些洗浴中心、洗浴世界等,为了节约用水,故意在洗浴喷头开关处加了限制,你想把喷头的水量弄得大大的,那是痴心妄想,门都没有。人家的设计原则是细水长流,严禁浪费。有的喷头喷出的水像小孩子撒尿一般,毫不留情地考验着你的耐心。

  洗浴室是我们单位为职工谋的一种福利,也算是“人心工程”。现在,大家都是务实的,需要你创造出一些看得见摸得着,大家真正得到实惠的东西,大家才会体会到你的一片心意。要不然,凭什么让大家买你的帐。此举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赏,我心里当然十分高兴。平时,洗浴室门前总是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一开始,洗浴室的管理不是太严格,不但机关工作人员去洗澡,就连机关工作人员的亲属、朋友、熟人也前来凑热闹。结果来的人越来越多,成分越来越复杂,秩序就乱了。大家对此很有意见。这些意见反馈给了我,我果断地下令:只允许机关工作人员洗澡,除此之外,一律拒绝,决不含糊。我说一不二,此令一出,洗浴室立即变得井然有序。大家对此十分满意,都说我做得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我想,管理这东西,一般都有一个由粗放到精细的过程。洗浴室也不例外。

  在我们单位,我有一间单独而精致的休息间,休息室配有洗浴间。但是空间很有限,给人一种约束和压抑感。我不太喜欢这样。我很喜欢机关洗浴室,它大大方方,实实在在,让人感到很痛快。但洗浴室开放了好久我都没有去洗。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局长。按说,局长也是人,局长也需要洗澡。但是,说实话,局长与普通员工是不一样的。我平时穿衣戴帽十分讲究,西装笔挺,衬衣洁白。我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举手投足之间,有板有眼,掌握分寸,局长的派头十足。可是,我到了洗浴室,会变得一丝不挂,我不就和大家一样了吗。再说了,我身体肥胖,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很不雅观。更让我担心的是,我的前胸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像一只癞蛤蟆卧在胸前,实在很难看。当然,我的身体并非一无是处,我身高超过一米八,皮肤白晰,头发乌黑,也是很有风度的。

  说实话,我心中有一种洗浴情结。我在农村长大。小时候我常常与小伙伴在村边的小河里洗澡。那清澈见底的河水,那无拘无束的空间,天上有朵朵白,地上见羊成群,河边花草成片,那种洗浴真是让人爽极了。有了这样的经历,我在洗澡时,总是喜欢大一点的空间、大一点的水量。我感到这样才算爽。所以,机关的洗浴室对我具有很大吸引力的。有一天,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决定到机关洗浴室去洗澡。在洗浴室中,大家发现了我来洗澡,都主动与我热情地打起了招呼,但都很不自然,眼睛里透出奇怪的神情。显然,他们都感到很意外,没有料到我会来洗澡。在洗澡时,大家都离我远远的,给了我更大的空间。我感到心里十分不舒服,有一种被大家拒绝和孤立的感觉。我尽量向大家靠近,并找一些话题聊一聊。但是我发现,大家都明显地加快了洗澡的进度,不一会儿,大家都纷纷地穿好了衣服,依次地离开了。我分明感到了大家的不自在甚至惶恐。大家走了以后,就再没有人进洗浴室洗澡了。我感到很纳闷。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他们出去以后,肯定是相互透了话,你传我,我传你。本来想来洗澡的人,都不来了。偌大的洗浴室只有我一个人洗浴,显然是一种浪费。我想,我平时平易近人,对大家也不错,为什么大家在脱光衣服之后,都躲避我呢。

  当然,有一个人没有躲避我。他是搓澡员。这个搓澡员是有人托我,我批准他上岗的。他见我来洗澡,主动热情地为我搓澡。他搓得太仔细了,搓了许久也不见他罢手。我心里明白,他是在表现他的认真和敬业。他是想给我留下一个好印象,以便能够保住这个岗位。其良苦用心,在每一次均匀得体的搓澡动作中,体现得十分充分。我感到很满意,于是说,已经搓得很好了,就搓到这吧。不料,他说,局长您工作挺累的,我再给您捶捶背。说着,他麻利地使出了看家本领。我感到很舒服。他说,局长您的搓澡巾已经太旧了,没有牙了。我家里有一种进口的搓澡巾,明天我给您带来。我说,多谢了,不要麻烦了。这位搓澡员让我稍稍感到了一些安慰。否则,我真是没有台阶下。

  很快我就受到了朋友的善意的批评。他们都是各部门的局长。他们从来不会像我这样傻乎乎地同员工一同洗澡。他们七嘴八舌地指出我的不是:“你身为局长,应注重身份才是。人家都千方百计掩盖隐私,你倒不在乎,主动把隐私显摆给大家。更为严重的是,你把这种风险分摊给大家了。人都长着一张嘴,你的隐私很可能被传播出去。有的可能还会添油加醋,节外生枝。这样,你就会怪罪好事者。而所有与你同时洗澡的人都成了嫌疑人。你说说,你是不是要害人家呀。有的说:“你局长不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和形象,人家员工要保护自己的隐私和形象,你让人家看了个一览无遗,人家也让你给看了个一览无遗。”我一听,觉得不是没有道理。我想,我的确没有把握住自己。我应该记住我是局长,不是当初在村边小河洗澡的小孩子。我有时想,也许是权力将人与人之间划了一条鸿沟,无法逾越,人们之间相互猜疑,相互提防,相互远离,都与权力有关。我在不经意间,已经对大家构成了某种伤害。现实就是如此。

  事情并非到此为止。很长时间过去了,还有人在洗澡时问服务员:局长来了吗?得知我不在里面,于是放心大胆地进了洗浴室。我想,我身为局长,也许有一些特权,可是,我作为平民的权力可能被大家剥夺或者说予以限制,虽然他们并没有这样规定,不是强制性的,但其微妙的力量分明是不小的。在机关,人与人之间挨得很近,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熟得不能再熟了,但是,要真正的理解和沟通却不是很容易。人们之间,也许相互认识了三十年,可是,对于对方的内心世界,可能都一无所知。我彻底放弃了在机关洗浴室洗澡的念头。说实话,也有一种深深的伤感和无奈。

  眼下,机关洗浴室像以往一样,热闹非凡,其乐融融,十分兴旺。因为,我不在里面洗澡了。

  自行车

  我是一位局长,局里为我配备了专门的轿车。车的档次是不低的,这与我的局长身份相匹配。许多人对高档轿车很感兴趣,甚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我却不然。我对轿车缺乏兴趣,有时还产生一种厌恶感。因为我有晕车的毛病。相比之下,我却对自行车有着特别的感情。想当初,我家在村子里第一个买到了永久牌自行车,引起了轰动,大家纷纷前来观看,十分羡慕。车子展览了一个多月。骑上自行车,简直如入仙境一般,那感觉实在太爽了。我想,当初的永久牌自行车,应该相当于现在的宝车。也许,现在买宝马车的人,根本没有当初买永久牌自行车的人的那份喜悦。

  我十分喜欢骑自行车的那种感觉。骑自行车的时候,人在开放的空间行进,你会感觉到空气轻轻地抚摸着你,舒服极了。你的行进速度由自己掌控,随心所欲,自由自在。骑车还可随意地看风景,发现了热闹的地方,可以随时停下来,观看一番。它的特点是简单易行,无拘无束。自从我当E局长以后,我不得不疏远了自行车。本来,给我配备了专车以后,我也想骑自行车上班。可是,怕别人说我“作秀”,所以忍痛放弃了自行车。为了弥补我对自行车的感情,我在双休日总会骑自行车到一些地方闲逛,这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总是千方百计地为自己骑行车创造理由和机会。有一次,我的轿车出了毛病,需要一周的时间大修。我心想,机会来了,我就抓住这个机会骑自行车上班。可是,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第一天骑自行车上班,遇到了我的一位老同学。老同学见我骑自行车上班,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支吾了半天,对我说:“你的工作有了变化了吧。你可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呀,无官一身轻嘛。”我明白了,他以为我被撤职了。证据是,没有专车了,改成骑自行车上班。我对他说:“工作没有变化,是单位的车坏了。”他不相信我的话。他说:“不要瞒我了,你单位有十多台车,难道都坏了?”我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我发现,骑自行车上班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本来,骑自行车上班是我个人的事。想不到,这事关联的人越来越多。当天下午,我的专职司机找到了我。他说,车队队长严厉地批评了他,说是他没有把车保养好,造成了车辆不能正常运行。还有,没及时向车队队长报告情况,导致局长骑自行车上班,这使车队的工作十分被动,面子丢大了。他求我别骑自行车上班了,并说这样与我的身份不相称。我说,我为了煅炼身体才骑自行车上班的,不是大家的责任。可是,不久车队队长找了我,他向我做了深刻的检讨,说是工作不周,没有把车给我安排好,是严重失职。现在已经给我安排了另一辆轿车,一定让我乘轿车上下班。我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我觉得骑自行车上班更舒服一些。几天后,我的一位副手找了我。他对我说,你骑自行车上班令我们十分感动。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们哪好意思乘车上下班,只能学您那样,骑自行车上下班。我渐渐明白了,我骑自行车上班显然要伤及一些人的利益,破坏了现有的工作秩序,弄不好会影响团结的。于是,我不得不放弃了自行车。

  自行车与面子有关。我常骑自行车去接上初中的女儿。我觉得用车将女儿驮回家的感觉太好了。然而,我却不了解女儿的心理。一次,女儿对我说,爸爸,我的好多同学由父母开车来接,很有面子,你骑自行车接我,这让同学很看不起我,他们说你不可能是局长,哪有局长没有专车的。你是局长,如果方便的话,最好用车接我几次,让我的同学看一看,这样好不好。我听了女儿的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想不到,我心中珍爱的自行车已经沦落到很没有面子的地步。这是为什么呢。是社会发展了,是人们的心态变化了,它真的落伍了吗?

  自行车常常受到“另眼相看”。如今,自行车似乎已经落伍了,骑自行车也会受到歧视。有一次,我应邀参加了政府的一个会议。会场距我家很近,我就骑自行车前往。到了政府门口,我被门卫拦住了。他让我出示介绍信,否则不准我进入政府大院。我说,我是开会的,我没有介绍信。我问他,那些轿车一个接一个地开进了政府大院,你为什么不向他们要介绍信。他说,这是规定。我费了半天口舌也没有得到允许。我哭笑不得,十分尴尬。这时,我的一个朋友也来开会,他把轿车停在我面前,说,你搞什么花花点子,骑自行车来这里,让人家以为你是不法分子呢。你把自行车找一个地方放好,坐我的车进去吧。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 被强暴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身材瘦小的周树为什么会娶牛高马大的孔令燕。也许是受制于各自体型的原因无法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最后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只好走到一起了。丹城一个晚霞

  • 隔墙叔嫂

    一道破落的半截高院墙,隔开了东西院落里住的叔嫂两人。 嫂子人漂亮,走在路上让男人十步九回头,小叔子原来是个唱戏的,因嗓子突然变哑,便被县剧团“炒鱿鱼”了。…

  • 祖孙乱伦

    一天,县衙突然来了一个操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说要投案自首,县官问他犯了什么罪,中年男子说:“杀人罪。”县官问他杀了谁,中年男子说:“先杀我爹,后杀我娘,杀了我弟弟又杀外甥,杀了我

  • 男师傅和女徒弟情事

    女人长得不美,瘦弱,面色微黄。老天公平,因为瘦弱,她走起来有一些婀娜的意思。女人天分不高。读书的时候在学校里,在老师与同学面前,她总是低着个头;回到

  • 我的妈妈是妓女

    民国初年,各地军阀混战,争权夺利。各种地方武装、土匪、山贼趁机作乱,各霸一方,占山为王。老百姓们更是苦不堪言,为了生活卖儿卖女,沦为暗娼。我们今天的故

  • 妹妹的内裤

    秦丽华让孙有才给睡了。睡了就睡了,偏偏还被秦丽华的家姐秦桂华给堵在了床上。孙有才家的门是竹子编的,时间有点久了,门面儿上的缝连猫都钻得进去。秦桂华从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中国民间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机关物语》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