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咫尺的遥远

阅读量:22ZZ故事网

导读: 老人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畏手畏脚。她站在门口朝里张望,眼神焦灼不安。她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吧?她的穿着与这个城市的天气,很不协调。   您有事情吗?医生放下手中的笔。   哦。老人说,我想输血。   您是

最是咫尺的遥远

  老人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畏手畏脚。她站在门口朝里张望,眼神焦灼不安。她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吧?她的穿着与这个城市的天气,很不协调。

  您有事情吗?医生放下手中的笔。

  哦。老人说,我想输血。

  您是说您想献血吗?医生说,献血不必来医院。您出了医院大门,往左拐,大约三百米,有个献血,每天都在……

  不,你误解了。老人打断医生的话,我是说,我想输血。

  您身体不舒服吗?医生问她,您确定您需要输血?可是输血需要医院……

  不是的。老人有些急了,她仍然站在门口,可是一条腿已经迈进屋子。我是说我要输血……

  输血?医生更糊涂了,卖血?验血?……补血?

  输血啊!老人真的急了,就是先把我的血抽出来,然后,如果我女儿需要,再把这些血输给我女儿……

  可是我听不懂。医生把老人让进屋子,给她倒一杯水。您慢说……您女儿在医院里吗?她病得很重?

  是的,她在这里。老人说,她来了好几天了。

  那您应该陪在她身边的。医生笑着说,至于她需不需要输血,得由我们来做决定。

  可是我不见她。老人说,她不愿意见到我……她恨我。

  怎么会呢?医生吃了一惊,她是您女儿啊。

  她真的不愿意见我。老人说,两年前她交了一个男朋友,她说他帅,有钱,又懂体贴,疯了一样喜欢他,可是我反对……我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很多事,我都由着女儿,可是这次我不能让步……他真不是好人,我能看出来的……最起码,他不适合我女儿……可是他们还是结了婚,并跑到这个城市安了家……为这事,我和她吵翻了天,并且似乎,她已经不认我这个妈了……

  怎么会呢?

  是真的。老人的神色黯淡下来,我们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了。我打电话给她,她接了,却不说话,比陌生人还冷淡……我让她回一趟家,我只想看看她,可她就是不肯……我很想她,可是我没有办法……

  您这不是来了吗?

  我是偷偷来的,没有跟她说。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今天生小孩……在这里她一个亲人也没有,我不放心她……

  她老公呢?

  离婚了,半年前……你说我怎么能够放心她呢?生小孩,也许会大出血……记得那时,我生她时,就是大出血,差一点没命……万一真是那样,我好输些血给她……我们是母女,我的血肯定没问题……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我没跟她说,她不知道,你们也不要告诉她……我不想给她添堵,我知道她现在活得很难,很烦……如果真有需要,我给她输完血,就走……

  医生静静地听着,唏嘘不已。他想他知道老人说的是谁了,刚才,他去过那个病房。病房里唯一一个孤零零的产妇,她在经历产痛后睡着了,里,曾轻唤着“妈妈”,然后湿了眼睛……

  推荐阅读:
  • 80后妈妈丰硕的母爱:生养五胞胎甘做“孩奴”

    div> 2012年元旦,河南省内乡县马山口镇一户农家,五个一岁多的孩子,统一着装,簇拥在一位年轻妈妈身边,他们有的捏妈妈耳朵,有的上去亲鼻子和嘴巴……这五个孩子是远近闻名的五胞胎…

  • 老婆出轨之后

    阿发和媳妇小丽是在工厂认识的那时候她正貌美如花而他却一贫如洗那时追求小丽的大有人在好些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就连车间主任也经常无事献殷勤但小丽从来都是客客气气只有对阿发偶尔使些

  • 前娘后母

    谭玲大谭志七岁,却从没有大姐的温良敦厚。谭志从记事起,家里就大吵小闹硝烟不断,而引发这些战争的导火索多数都是因为谭玲。谭玲从

  • 被爱吃掉的蛋壳

    打我记事起,家就是一个窟窿,一个永远探不到底儿的穷窟窿。我趁着蚯蚓般细弱的洋油灯朝里望,满是窝窝头的嘲笑、碎补丁的奚落,我多想狠狠地抛弃它们啊—&

  • 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

      我是娘的遗腹子。  爹死于

  • 罪恶欲望

    王坤是一位网络作家已经中年的王坤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王坤的妻子李娟在一家行政事业单位上班王坤还有一个儿子今年已经八岁了李娟平时很支持丈夫的写作事业王坤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这种幸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亲情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最是咫尺的遥远》评论0